昧行

兼桑刀鞘上的花纹

他被上帝放在盒子里
他看着自己蜷缩
头一次知道
年轻的坏处
他永远不会知道
他怪诞的走路方式
他扭曲着站起
像极了长着犄角的鹿
在冰面上寸步难行
一点虚空
无尽苍穹

在深夜里
我是不知倦的机器
把生命拆成段
送向远方

在机场等一艘船
可船在想一片帆
帆说它想拥抱蔚蓝
海愿把金色赠予灿烂
光在铁鸟的翅膀上流连
飞机安心地落回地面
回到机场,正在靠岸
哦,我忘了
你还在那儿等一艘船

割耳为刑

作姓氏时,邢为右耳旁

脑洞

1.当仙鹤成长到足够大的时候,人们突然发现了新的跑腿~松子哥,麻烦你家仙鹤(在被祝融欺负以前仙鹤是个外人面前傲娇和腹黑的家伙)去鹿神哪儿取壶酒来~
2.老人家腿脚不方便,顺路送下
3.其实松子原来是长头发……每次送人,风大点就糊人家一脸,但松子并没有要剪的意思……直到有一次,祝融过年开心放了个大招,所有人都嬉笑躲开了……只有背对着的松子被火花飘到了发尾,烧起来了…虽说肯定立即就扑灭了(水!)…还是果断剪成短发(心理阴影?!)
4.松子的好看都是淡淡的,都是动人的,躺在水面上闭眼小憩的时候,淡淡的闲适和慵懒,淡淡的温暖的笑,像一块暖玉。
5.祝融会在一旁默默痴汉脸欣赏……
(///ˊㅿˋ///)